区块链中文网
“难度炸弹”到来之前,以太坊经济政策更改被提上议程?
4431
发表时间:2018-08-09 11:40

  以太坊改进提议(EIP)一直在不断增加。截止发稿时,已经有6个EIP被提出,每一个都希望在即将到来的软件更新(计划于10月)之前修改以太坊的代码。

4.jpg

  这场辩论背后的推手就是以太坊所谓的“难度炸弹”,这是一段被锁定在这个价值450亿美元的平台中的代码,使得它的计算能力需要稳步增长以挖掘区块并释放它的回报。按照设计,这段代码最终将把以太坊区块链推向一个“冰河世纪”,在这个时代,不会生成任何区块——也就是说,如果不动的话。

  最初为了缓解一种过渡,以太坊将改变区块链上的参与者达成协议的方式——从比特币的开创性的工作量证明(PoW)算法转移到另一种叫做“权益证明(PoS)”的替代方案——“难度炸弹”将在2019年初重新启动。

  由于现在看不到向PoS迁移的可能性,现在必须采取措施来拖延这个“难度炸弹”的到来——以及重新配置ETH挖矿奖励的释放模式,以确保激励措施能够正确地保护区块链。

  但是,拖延难度炸弹会带来自身的问题。

  首先,它将使矿工们更容易找到新区块,这意味着以太奖励(目前为3个)必须随着难度炸弹的延迟而减少,以确保以同样的速度生成新的ETH。

  然而,由于以太坊缺少一个正式的区块奖励协议——不像比特币,其代码硬性规定了2100万上限——对于应该减少多少供应,人们有不同的看法,许多人呼吁进一步减少(也有一些人认为要增加)分配给矿工的ETH数量。

  此外,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中进行这样的辩论会带来更多的障碍。

  例如,用户可以根据自己拥有多少币进行投票——这是一种流行的信号支持方法,但这种指标被批评为太不正式。但是矿工(为软件提供计算能力的个人)不能保证支持投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太坊三年的历史中,关于以太坊不明确的发行模式和难度炸弹的争论已经出现了好几次。

  这是一个很困难的话题,因为当涉及到货币政策时,矿工和投资者相互竞争,在许多情况下,每个人都要求相反的结果。

  以太坊开发者Lane Rettig告诉Coindesk说:“难度炸弹的推迟并不是特别有争议,但以太坊的发行模式是有争议的。但由于这个原因,整个事情都是有争议的,你不可能有一个没有另一个。”

  独立还是联合?

  在周五的一次核心开发者会议上,以太坊的通信官员哈德逊·詹姆逊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可以将这两种机制分开。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想要孤立地解决每一个争论,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

  Jameson说:“我认为,将它们分离将有助于我们创造优先事项,我们现在手上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经济和技术上的改变,另一件事是纯粹的技术更改,这是没有争议的。”

  然而,一些开发人员对此进行了反驳,指出这两个问题本质上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因此需要一个联合的解决方案。

  然而,有几个EIP仍旧是独立地针对这个问题——对难度炸弹或奖励计划的影响——另一些EIP则将它们绑在一起解决。

  有两项计划目前计划于2019年启动,旨在彻底清除难度炸弹:EIP 1240,简单地移除炸弹,和EIP 1276,寻求移除炸弹并改变以太坊的区块奖励结构,将目前的每个区块3个ETH奖励降低到2个。

  两项提议希望推迟难度炸弹:EIP 1234和EIP 1227,不过每个提议都采取不同的方法来提高和降低发行总量。

  另外两项提议仅仅针对的是ETH发行速度:EIP 858提案不会影响难度炸弹,但将奖励降低到1个ETH,而EIP 1276希望将奖励改为2个。

  为安全买单

  让讨论变得复杂的是,对于以太坊用户应该为安全支付多少费用(实际上,这是开发者如何看待区块链奖励的方式)存在不同观点。

  这是因为,尽管ETH通货膨胀率确保了它能够抵抗攻击——阻止恶意的算力压倒网络——它本质上是一种来自于ETH持有者的税收,因为通货膨胀会慢慢地降低它们的价值。

  随着PoS切换即将到来,在限制ETH发行的计划中,一种叫做Casper的升级如今已经被讨论了数年,然而,考虑到共识的转变还需要几年的时间,这个计划仍在讨论中。“如果你回到两、三年前,当这个难度炸弹最初被安装时,我们的计划是到2018年,我们将会实现Casper。”Rettig告诉CoinDesk:“如果按照这个计划,那么这个炸弹就永远不会成为问题。”

  同样,供应问题也没有正式的时间表。

  Retting说:“即使有了Casper,发行时间表,挖矿奖励,通货膨胀,所有这些都没有得到解决。它从来没有最终确定,这被称为Casper的参数化,目前仍在进行中。”

  各方担忧

  更复杂的是,在“难度炸弹”辩论中,有一些开发人员站在了完全相反的方面。

  例如,一些开发人员认为,难度炸弹应该永久保留——尽管它最初计划是一直持续到Casper生效。

  “难度炸弹减少了不作为的默认效果,是最具吸引力的选择,”以太坊核心开发者尼克·约翰逊在会议上说。

  然而,Augur的开发人员Mical Zoltu的提议(EIP 1240)表明了完全相反的情况——彻底拆除难度炸弹。在一个相关的论坛上讨论这个建议时,Zoltu认为,开发人员应该与所谓的以太坊“计划性报废”进行斗争——或者当软件被设定为在一段时间后被淘汰的时候。

  Zoltu写道:“作为一名消费者,我曾多次遭遇经过计划的淘汰,现在这是我积极努力避免的一种商业策略。”

  围绕“难度炸弹”和ETH“发行”的争论,也促使一群矿工也公开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使用GPU的矿工们正在呼吁开发人员利用这个机会改变以太坊的底层挖矿算法。根据GPU矿工所说,在缺少Casper的情况下,这样的改变将使区块链恢复到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状态。

  正如Casper开发者Danny Ryan在周五的开发者会议上所说:“这些问题需要同时被谈论。社区里的很多人都希望他们能同时被谈论。”


分享到: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